NA

Tranquillitas

段子2

半夜乱七八糟的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在想你,在德西玛这个不见天日的地牢里,没有机器,没有号码,没有希望。

我的视力好像在减弱,恐怕就算真的有一天活着回到你的身边,也看不到你的样子了。这真是最糟糕的事,所以我在脑海里不断描绘你的眉毛,眼睛,鼻梁和总是紧绷着的嘴角。

我的肌肉好像在萎缩,恐怕就算有一天真的活着回到你身边,也再不能伸手抱住你。皮肤还记着你的温度,许多次需要你的时候,被你从枪口下浑身鲜血救出来。

算起来,你救过我我救过你都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,只有“她”才能计算得清吧。

我们的生命交缠在一起。

就像曾经交缠一起的唇舌。

就像以往交握在一起的手指。

如果再能见到你,一定要贴近着告诉你这以后不再是一场游戏。

或许从来不是。
从我打开房门看见你的那一刻起。
 
我爱你。

评论

热度(16)